今天是:

在线投稿

曹涵:“年味”之变

发布时间:2017-09-14 10:12:00  来源: 

小渡船办事处 曹涵

    在我记忆中,故乡的冬季总是寒风凛冽,纷纷扬扬的雪花铺了一层又一层,年的脚步就越来越近。

    腊月底,金黄的腊肉、淡红透明的香肠、肥腴的腊鱼等映入眼帘,腥香诱人,卷来阵阵年的浓香,过年是我们一种解不开的故土情结,也团圆、希望的种子。

    但是,不知何时人们开始“害怕”过年,礼尚往来演变成了“钱”尚往来,应有的礼仪、礼节和文化、温暖的内涵少了,却多了“人情消费”,纯洁的情感变成物化之“劫”。 

    那时候,一到过年我父母就开始犯愁,年前几周就要忙着置办礼品,列好送礼清单,生怕送了这个漏了那个。听父亲说,早些时候,过年是亲戚之间互相走动,带些新年的礼物,后来慢慢变成了送烟送酒,再后来演变成了现金,从三五百到大几千,还礼者则还要在送礼者基础上加一两百。更甚的是,一些人打着“看望”“感谢”的旗号,排着队给上级机关和领导干部送钱送物、请吃请喝,父亲也只好“随波逐流”,挤进送礼大军中。

    沉重的人情岁往和礼尚往来让一个团圆和希望的节日——春节逐渐成了很多人的负担,压得许多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 不仅是经济上压力大,身体上也吃不消。客人到家,主人必须陪酒,不醉不休,去长辈、领导家拜年更是免不了“拼酒”。我总记得父亲不胜酒力,每次喝酒前就悄悄让我去给他买解酒药,但是解酒药似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,父亲总是被我们扶回家,浑浑噩噩的睡到第二天中午,再去赶下一趟“酒局”。

    有一年,刚刚过完正月十五,我就碰到邻居张伯伯拎着行李回家了,他一脸无奈地跟我说:“过完大年三十,我就带着全家去外地’躲年’去了。”游子归来,长幼共聚,春节是中华民族最聚人气的传统节日里,回家是每个国人的愿望。“躲年”“怕过年”的现象越来越多,给这个充盈着祝福、祝愿的节日蒙上了一层灰色。

    2012年9月,我进入了大学校门,也从那时候开始,情况慢慢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 13年春节前夕,我放寒假回家,父母到火车站来接我。见他们开车来,怕是又要去置办礼品,我问道“爸,你们又是要哪里买礼品?”,“礼品?女儿,今年跟往年不一样了。”我爸回答说。“哪里不一样了?”我疑惑道。爸爸把车窗摇下来,指给我看道:“你看,这条街的餐馆几乎都没什么人流了,‘八项规定’出台之后,以前那些单位定团年饭的都取消了,高档烟酒也没以前的销路了。”我看着街头卖高档烟酒的店铺的确比较冷清,相反的旁边卖对联、灯笼的摊子反倒热闹起来了。

    “过去逢年过节,‘礼尚往来’,请客送礼、收礼吃饭,整个春节就在吃吃喝喝中过去了。”我爸这几年老是这样感叹道,“现在好了,过节无礼一身轻。”

    我们恩施一直都讲究个“无酒不成席”,特别是每逢新春佳节总要喝个尽兴,不醉不休。不过,如今这种喝酒的风俗在发生转变。

    “亲戚朋友互相拜年,你来我往,每到一家,喝上一两杯就行了,朋友们还主动劝说‘喝多了伤身体,就不要再喝了。”受“拼酒”之累,忙于应酬的叔叔伯伯们告别了“赶不完的饭局、喝不尽的酒”,他们常常感叹道:“不醉不休的喝酒风俗已改变了。现在过年,注重的是喜庆和谐。”

    每逢春节,时间被年味和亲情弥漫、浸染,全家共迎新春、接喜纳福,而各地贯彻落实“八项规定”精神,查纠“四风”不“打烊”、不“停更”,也和着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融入了春节的集体记忆,诉说着生活的真切改变。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,浓浓“廉意”的年味影响着千家万户,也涵养着一个新的春天。

 

 

 

48.6K